最新公告
  • 欢迎您光临挑逗你卡盟,本站秉承服务宗旨 履行“站长”责任,销售只是起点 服务永无止境!立即加入我们
  • “跑毒”是一款网络游戏中的用词,在游戏中,地图上会不断产生“毒圈”,毒圈随时间缩小,玩家必须在规定的时间内逃离毒圈,否则游戏结束。玩家躲避毒圈的做法被称作“跑毒”。甘羽和同学们用这个网络游戏中的词语来形容因疫情而回国的行动。

    在甘羽看来,研究生一年级暑期的实习本是不该放弃的机会。虽然身边有不少同学已经庆幸自己回到了国内,但甘羽认为,“我不愿意让这一场疫情影响我的未来”。

    甘羽正在美国乔治城大学攻读公共政策研究生(MPP)学位。今年三月春假期间,她原本要参加一项所在学院组织去以色列的活动,但因以色列疫情严重,加之学院师生担心活动结束后被禁止入境美国,项目即被取消。

    随后,在春假期间,甘羽也接到通知说学校关闭,假期之后的课程全部改为线上教学。同时,美国确诊人数激增,甘羽从这时开始便一直居家学习。

    两个月来,美国疫情的蔓延之势并未趋缓,很多事变得身不由己。原本对暑期实习抱有巨大期待的甘羽,也开始做其他考虑。

    《国际金融报》记者通过甘羽了解到,美国当地很多机构和企业都停止了实习项目。“我暑假也可能回国,因为美国很难找到实习机会了”。

    1

    被迫变轨的留学生活

    甘羽一直听说华盛顿的春天非常漂亮,春暖花开时去潮汐湖(tidal basin)看樱花本来也是今年的计划之一。“可是因为疫情,樱花都谢了,我也没能实现这个愿望。”甘羽遗憾地说。

    甘羽所居住区域的樱花

    不只是外出游玩,日常购物也不再是以往的方式。

    在疫情前,甘羽每周会和同学一起坐出租车去距离较远的亚洲超市采购。疫情期间,同学们已经不太敢坐出租车了,所以只能在住所附近的超市采购,而这些超市售卖的蔬菜和肉类品种较少。为了减少出门次数,甘羽会一次性购买平常三倍量的食物。

    当然,能选择让超市送货的时候都选择让超市送。只是近来超市送货越来越不方便,因为排队预约送货服务的人太多,网上送货订单有限额,很难约到送货员。

    “我住的区域以美国人为主。3月份,超市里的洗手液、湿巾、各种纸巾、酒精一度脱销,奶制品、香肠培根之类的腌肉制品、鸡蛋也没有了,鲜肉和蔬菜也少了很多,当时的超市每天都在限量供应。亚马逊购物网站上的这类物品也断货了,wholefoods(美国全食超市)的送货服务则因订单太多而暂停,就连我们老师上课时候都开玩笑地问我们家里的卫生纸和洗手液够不够用。由此可见,美国人也在抢购囤货。”甘羽向《国际金融报》记者描述美国疫情暴发时期的超市情况,“好在,超市缺货的状况已经得到改善,现在除了厕纸经常卖空,其他日用品和食物基本有保障。”

    甘羽所在的华盛顿州相对来说确诊率不高。“但我的家人非常担心我的安全,要求我不要出门,出门须做好防护,所以我也一直居家学习。”甘羽说,“同样,我发现我身边的美国人非必要外出也少了很多。但可以看到每天在户外跑步锻炼的人多了起来,大概闲在家里让他们更加感受到了运动的必要。”

    “在防疫措施方面,当地政府一直要求大家保持‘social distancing’(保持社交距离),宅家不要出门,以及一直宣传多洗手,咳嗽、打喷嚏时候用手肘捂住口鼻;如果有类似于coronavirus(冠状病毒)感染的症状要打电话咨询医生。”甘羽告诉《国际金融报》记者。

    甘羽观察发现,美国人在疫情前期确实不愿意戴口罩,“我猜测主要的原因是真的买不到口罩。而且,在4月份之前,美国基本没有任何政策引导或者宣传要求大家在公众场所戴口罩”。

    今年2月初,甘羽和室友在亚马逊购物网站上购买了一批口罩,当时欧美疫情还不算很严重。然而,就在约一周后,亚马逊购物网站上就很难再买到口罩了。同时,美国各大药店和超市的口罩也在2月份断货,而美国人又没有囤口罩的习惯。

    美国疫情暴发前,甘羽曾在与美国同学聊天时问过他们为什么不戴口罩,他们的回答是,首先他们不习惯戴口罩,觉得只有医生和病人才需要戴;另外,让甘羽出乎意料的是,同学告诉她说,他们相信政府,相信有关部门会控制好传染源,并且相信美国不会暴发大规模疫情。“作为学习政策、天天都在批评政府做得不够的学生,这种回答出乎我意料,没想到他们如此没有警惕心,不论是对传染病还是对政府。”甘羽说。

    甘羽住所附近的一家酒吧。

    直到三月初,酒吧里依然聚满了人。酒吧门口立着小黑板招揽生意,“每天一杯酒,疾病都跑走”。

    现在,疫情已经在美国大规模暴发,甘羽告诉记者,美国当地大部分人能够遵守保持社交距离的要求,也已认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同时,也有新闻在强调戴口罩的必要性,现在在美国华盛顿公共场所的口罩“覆盖率”也比较高了。

    2

    “跑毒”背后的担忧

    “我们把回国称为‘跑毒’。”甘羽说。

    “跑毒”是一款网络游戏中的用词,在游戏中,地图上会不断产生“毒圈”,毒圈随时间缩小,玩家必须在规定的时间内逃离毒圈,否则游戏结束。玩家躲避毒圈的做法被称作“跑毒”。甘羽和同学们用这个网络游戏中的词语来形容因疫情而回国的行动。

    3月下旬,甘羽身边有很多同学已经回国,或者已经订好机票。打开手机,乔治城大学的中国学生群里每天被机票信息讨论和回国体验分享“刷屏”。

    通过同学群里的信息,甘羽了解到,回国通常要转一到两次飞机,耗时约三十个小时,并且飞机落地后的检验和等待时间长达十几个小时。

    大家都知道回国路程非常辛苦,但是依然有很多人坚持要回国,甘羽认为原因主要有两个:一是觉得自己作为外国人没有安全感,担心万一被传染后无法得到救治或者救治费用太高,还担心受到种族歧视进而威胁人身安全;二是害怕之后美国疫情更严重,回国会更艰难。

    “据我了解,目前回国的同学大多感到庆幸。虽然入境后隔离程序繁琐,但他们觉得十分值得。并且,学校已经改变了课程评分要求,我们可以在学期末前选择是要成绩还是pass/fail,所以就算课程学习会被影响,选择pass/fail就可以不影响总绩点,这大概也给中国同学提供了更多回国的理由吧。”甘羽说。

    不过,甘羽选择留在美国。“首先,回国上课太不方便了;第二,我还心存在美国实习的希望,毕竟我不愿意让这一场疫情影响我的未来;第三,回国辗转奔波的过程确实劳累且危险。我觉得只要我小心防护不被传染,没有必要冒险回国。除以上几点之外,美国一直认为自己是世界第一强国,或许因为我所学专业的原因,我很想留在美国看看这个第一强国会怎么应对疫情。”甘羽解释道。

    而真正让甘羽担心的是,暑期能否顺利参加实习。大家并不确定疫情会多大程度上影响招聘。

    美国疫情走势的不确定性让甘羽感到矛盾,一方面担心在美国的实习机会希望渺茫,一方面又觉得直接选择回国会错过机会、耽误学业。

    记者了解到,目前像甘羽这样处于观望状态的留学生还有不少,他们并没有恐慌,并且在疫情之下互帮互助,他们知道只要正确做好防护即可保证健康。

    此外,甘羽向《国际金融报》记者表示:“国内疫情可以控制住,家人平安就是对我最好的帮助。”

    据霍普金斯大学数据,截至北京时间5月5日9时30分,美国确诊病例1180332例,死亡人数68920例。

    (文中受访者为化名)

    记者 吴斯洁

    本站如有侵权·请联系km836fk@163.com删除
    挑逗你卡盟 » 在美华人留学生:比起“跑毒”,更担心美国疫情对招聘的影响
    • 598会员总数(位)
    • 9608资源总数(个)
    • 0本周发布(个)
    • 0 今日发布(个)
    • 384稳定运行(天)

    提供最优质的游戏辅助集合

    立即查看 了解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