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光临挑逗你卡盟,本站秉承服务宗旨 履行“站长”责任,销售只是起点 服务永无止境!

绝地求生数据黑 不验身份,帮过人脸!未成年人轻易就能租到成人网游账号

绝地求生数据黑 绝地求生数据黑 不验身份,帮过人脸!未成年人轻易就能租到成人网游账号

小红书整治公示后搜索仍有大量游戏租号帖。

绝地求生数据黑 不验身份,帮过人脸!未成年人轻易就能租到成人网游账号

未成年人可直接在电商平台下单游戏租号。

“弟弟还在念初三,在微信上给我推‘绝地求生’的淘宝租号链接,叫我帮忙付款。”春节前夕,市民苟先生向南都反映,近期社交平台的游戏租号商十分活跃,在不同社群或帖子里推销租号服务。近年来,国家不断加大未成年人网络保护力度,严控未成年人网络游戏时间,游戏平台也不断完善规制,但面向未成年人的违法租号行为却“见缝插针”,屡屡打破“防火墙”。

在《未成年人保护法》实施一年之际,南方都市报、南都大数据研究院与监管方向同频共振,再次发起系列报道,继测评150款热门手游的防沉迷成效之后,本期推出破坏网游防沉迷规则的灰黑产现象调查,通过及时发现问题、探讨治理思路,以期为未保措施的进一步落实,为网游行业的健康发展,为未成年人健康成长献计献策。

今年上半年,南都大数据研究院调查发现,大量号贩子在社交平台四处收号,积累游戏账号资源;租号商则在淘宝、小红书等平台进行营销交易,未成年人可直接下单租借成人账号。不少租号帖还提供全套“过人脸”服务,帮助未成年人绕过游戏防沉迷系统的限制。

租号渗透各类平台

“号主成年”成营销卖点

国家新闻出版署2021年8月底出台新规:网游企业仅可在周五、周六、周日和法定节假日每天的20时至21时向未成年人提供1小时服务,其他时间均不得以任何形式向未成年人提供网络游戏服务。这也让游戏租号商发现了商机。“无需实名认证”“登录即玩”等成为游戏账号租赁卖点,“号主成年”也成为营销关键词。

2021年9月,中宣部、国家新闻出版署等多部门联合约谈网络游戏企业,以及游戏账号租售平台、游戏直播平台,强调“不得以任何形式向未成年人提供网络游戏账号租售交易服务”。2022年3月,新修订的《上海市未成年人保护条例》正式施行,明确任何组织或者个人不得以任何形式向未成年人提供网络游戏账号租售交易服务。与此同时,腾讯等头部厂商已向多家游戏账号交易平台和电商平台起诉或发函。

尽管如此,在丰厚利润的驱使下,违规租号行为仍屡禁不止。南都记者今年6月实测发现,在手机应用商店输入“租号”“借号”等关键词后,20多个租号APP映入眼帘。如在华为应用商城,“租号玩”专业版APP显示下载量超2000万,其他租号APP的下载量也均以百万计。

部分电商平台也存在游戏账号租赁服务,商家多以“游戏租号,后续无人租继续玩,首单免费”等招徕买家。比如在淘宝,输入“租号”关键词,即可搜索到超过500家相关店铺,有些“品牌店”甚至拥有25万粉丝,月销量在1万以上。在社交平台,同样存在大量租号帖,基本每一款大热游戏都有一个租号群或租号吧。

南都大数据研究院今年开展的民调结果显示,超过半数受访者曾在闲鱼、淘宝等电商平台看到或者购买过游戏租号服务;一些短视频、社交平台以及租号网站和游戏网站等渠道也存在不同数量的游戏租号信息。此外,将近一半受访者认为,未成年人自控能力差,游戏租号容易使其沉迷游戏,影响身心健康。超过两成受访者认为,租号破坏游戏平台的防沉迷系统,无法有效监管未成年人行为。

就在去年9月,全国法院系统对湖北一公司开发的游戏租号APP发出首例禁令,责令其停止提供《王者荣耀》游戏租号服务,并责令另一家公司停止宣传推广。法院认为,这规避了防沉迷措施,导致防止未成年人沉迷网络的监管法规形同虚设。

无需验证身份

未成年人可直接下单租号

在淘宝页面搜索“租号”关键词,商品页顶端会出现标语为“健康生活,拒绝沉迷,请与我们一起守护未成年”的绿网计划。在租号工作室的商品界面,也能看到“根据国家有关法律法则及平台规则,购买网游类商品需年满18周岁”的提醒。部分商户的客服在沟通中也会表示拒绝向未成年买家售卖,或是智能客服的回应中出现“未成年人禁止下单”等声明。

但是,未成年人真的就无法买号了吗?

南都记者实测发现,虽然有未保提示,也有客服声明,但商家并不会确认买家身份。以淘宝销量最高的租号商家为例,在选择了游戏种类后,买家可直接下单购买。付完款后,并直接发送了登录游戏的帐号以及密码,全程未验证买家身份。南都记者用这些账号信息登录游戏后,并未出现实名认证以及人脸识别的弹窗,可以直接玩游戏,畅通无阻。

南都大数据研DNF辅助脚本究院的民调结果也显示,将近三分之二受访者反映商家虽会询问并提示禁止未成年人租号,但未查验身份;近三分之一受访者反映商家会直接租出已通过人脸识别的游戏账号。

此外,南都记者发现租号商的售后服务存在引导未成年人下单的言语,如客服会表示“亲遇到账号问题如:需要扫人脸、账号密码错误、冻结等情况请您在15分钟内反馈并发截图给我们,售后客服会及时帮您处理”。客服还发送了工作室的私人QQ租号群,群内47%的成员是00后,有数百名未成年玩家。

上海锦天城律师事务所合伙人全开明认为,这些租号商在出租账号过程中未核实未成年人身份,甚至故意破坏游戏实名认证程序,建立大量非法游戏账号,再通过网络售卖,牟取非法利益或者恶意盗取他人游戏账号进行出租出售,可能涉嫌非法经营罪。

“过人脸”服务帖

大量存在于社交平台

近年来,为了加强未成年人网络保护,部分游戏公司优化实名认证模式:玩家除了验证身份证信息,还需通过人脸识别才能进入游戏,且人脸识别弹窗会不定时弹出。但“道高一尺魔高一丈”,游戏租号市场也衍生出了相关业务。

南都记者测评发现,贴吧不少租号帖都附带“过人脸”“免人脸识别”等信息,且多条租号帖的评论区都有“过人脸dd”“代过人脸私我”等用户评论。一位叫“落*”的卖家声称能解决租号的人脸识别问题,南都记者以租号商户的身份向其支付20元后,对方立刻发送了一系列名为“抓链接”的操作指引。按指引操作后,记者发现租借外地朋友的号登录确实可以躲避人脸识别。在贴吧中,此类提供“过人脸”技术的用户不在少数。

知乎上,记者以租客身份联系到一位名为“**玩泥巴”的用户,其声称可提供全套的过人脸服务,包括假的身份信息和过人脸技术,帮助玩家躲过人脸识别。按其要求支付180元费用,发送账号密码后,南都记者被告知第二天早上可以开始游戏。第二天早上,记者用其提供的假身份信息登录游戏账号,无需人脸识别,系统已直接认证为成人。

此外,南都记者还从前述“过人脸”商家了解到,他们会用一种技术将手中静态人脸照片合成为能眨眼、抬头、张嘴的动态立体照片,由此通过人脸识别。对此,雷腾律师事务所主任滕立章律师强调:“提供非法的人脸识别辅助程序,进行虚假人脸识别的,可能涉嫌构成提供侵入、非法控制计算机信息系统程序、工具罪。”

南都大数据研究院发起的民调数据显示,近七成受访者认为部分游戏平台系统未多次验证身份,才导致未成年人租号玩游戏而未被发现。约一半受访者认为部分游戏平台缺乏巡查,未根据玩家在游戏中展现出的行为特点做出相应的身份判别,如根据未成年人语音特征、聊天内容等多方面确认玩家身份。另有两成受访者认为,部分游戏平台未设置合理的举报机制。

个人信息黑市交易成隐患

南都记者调查发现,目前游戏账号租赁产业已形成两种经营模式,一种是商户模式,另一种是分销商模式。商户模式是借助租号APP以及合作商的流量,出租账号赚取租金收入。商户通常用专门的商户管理软件进行账号管理以及合租管理。分销商模式下,租号APP会给分销商搭建个人租号网站,对接租号APP的账号资源。分销商可以修改价格进行出租,以赚取差价。

租号商提供的大量游戏账号从何而来?南都记者在贴吧上搜索“收号”,可以发现许多租号商发的帖子,每个帖子下面都有一些表示愿意合租的评论。记者联系到一位收号的贩子,对方向记者称:“我来管理账号,租给谁,怎么租都由我来做,你只用把账号合租给我就好。我们根据账号的等级分成,质量高的号一个小时8-15块不等,二八分成,一月一结。”显然,这些都是在为账号租赁交易积累资源。

据了解,在游戏账号租赁灰产中,除了“过人脸”服务的供需双方,拥有大量人脸信息的“料商”也是重要组成部分。真正能被识别的人脸,必须要能与姓名、身份证号或者手机号、银行卡号等关联起来,并且没有被重复使用。内部人士多以“**18料子”等隐晦叫法出售着人脸信息,单价通常为1至3元,非一手料子价格更低,单价可以低至几毛。

滕立章律师分析称:“租号行为违反游戏用户协议,本身就是非法的。如果租号是通过大量非法获取他人的个人信息来实现,则还可能涉嫌构成侵犯公民个人信息刑事犯罪。”

去年,南京建邺警方破获一起非法游戏租号案件,涉案金额过百万。涉案团伙专门成立公司在电商平台从事租号买卖,首先通过非法渠道购买大量公民个人信息,并通过非正规渠道收集游戏账号,将账号与买来的个人信息进行绑定,并使用配套的手机和软件制作动态头像进行动态人脸验证,之后将控制的经过成年人实名认证游戏账号对外出租。警方发现,团伙头目电脑中存储了几万条公民个人信息。

平台调查

游戏租号信息大量出没小红书 未成年人40元就能租到玩上“原神

平台相关整治行动尽力了吗?

去年10月,国家网信办开展“清朗·互联网用户账号运营乱象专项整治行动”,要求清理向未成年人提供网络游戏账号的租售交易。随后包括小红书在内的多个平台发布整治声明,并通报封禁违规租号用户。今年上半年,南都大数据研究院调查发现,未成年人游戏账号租赁市场仍旧暗流涌动。小红书上仍有大量游戏租号“种草帖”及变种营销帖,“躲避防沉迷”攻略也不少见。同时,南都民调结果也显示,一成多受访者表示曾在“小红书”APP上看到或购买过游戏租号服务。这不免让人质疑,小红书整治违规租号的行动真的尽力了吗?

租号“安利帖”大肆出没

南都记者以“租号”为关键词在小红书搜索,未搜索到租号相关帖子,置顶的是一条“薯管家”于今年1月10日发布的公示。公示称,小红书高度重视“清朗-互联网用户账号运营乱象专项整治行动”,开展自查清理工作,严厉打击任何影响未成年人健康成长的行为,严禁向未成年人提供网络游戏账号租售服务,对相关内容进行下架处理,对行为恶劣的用户予以封号等处罚,处置向未成年人租卖网络游戏账号的违规账号41个。但记者稍微转换搜索关键词,游戏租号信息就“扑面而来”。

比如输入“王**”“租”等间接关键词,平台会弹出不少租号服务用户以文字或视频形式发表的内容,评论区中也出现“多少钱”“怎么租”“已私聊”等回复。不光如此,一些提供游戏账号租赁的工作室,直接通过平台上注册的用户名显示其“服务内容”,甚至直接以“游戏合租”命名。南都记者进入部分租号服务用户主页,发现此类用户发布了提供游戏账号租赁服务的收益、租金分成模式等,引导用户进行账号合租。

今年6月上半旬,南都记者在小红书平台上仍能搜到大量游戏租号帖,包括《王者荣耀》《光遇》《原神》等近年大热游戏。在游戏租号帖下出现大量“还租吗”“多少租”“合租吗”“收**号”“我想买”“求个号”等评论。

南都记者搜索“原神号”,随机点进一个有关账号的帖子,帖子上说出“原神双黄号”,并表明该号为纯手工号,不用担心购买后又被他人使用。记者随后联系到发帖用户,询问该号是否已实名,能否更改绑定的实名信息。对方告知,“已经实名,没有未成年时间限制,想改也可以改”。接着,未核实本人年龄,对方就发送了付款码。支付40元之后,南都记者用对方发来的账号密码顺利登录“原神”进入游戏,全程无需实名认证和人脸识别。

除了租号卖号的帖子,小红书上还有一些代打代练游戏的帖子。例如,一则题为“官服纯手打代肝”的帖子明码标价,声称“帮养号,当自己的号对待”,在赚钱的同时,可以不通过实名认证进行游戏。

对未成年人不设防的租号平台借小红书引流

“想出账号,该怎么出?”南都记者在测评中发现,小红书上有不少关于游戏账号租赁的提问帖,看似在询问租号价格、租号方式以及租号平台等内容,但这些用户多是账号租赁方。

例如,一篇由“今晚***”发布的关于租号价格的帖子,看似普通的求助帖,评论区却可以发现租号软件的名称,该用户还“贴心”标注了第三方租号APP在安卓和苹果系统的不同名称。如有用户询问该租号平台的安全性,该号主就会回复“我私聊发你图”,私聊发送的图片是租号平台以及该号主游戏战绩的截图,双方可以转移到其他平台完成租号交易。如果引流到微信、QQ等私人社交平台直接进行账号的交易,则无法保证有租号需求的一方是否已成年。

此外,还有小红书用户会进行更为隐蔽的营销,一般通过视频呈现游戏租号信息,但视频文案与租号毫无关系。在小红书上较受租号用户推崇的平台包括“山火租号”和“租号猫”,二者均声明坚决抵制未成年人使用,但实际却漏洞百出。测评期间,南都记者利用网上购买的身份证信息在“山火租号”安卓版移动端进行身份验证后,无需人脸识别查验,即可直接租号,而“山火租号”网页版跳过了实名认证环节,只需手机号验证码,即可直接租号。可见这些通过小红书引流的平台的未保措施还只停留在表面。

分享“公共”身份证号码

在小红书搜索“实名认证”,在诸多求助帖和解答帖的评论区,南都记者发现了许多分享“公共”身份证号码的信息,均为可以通过游戏平台或租号平台身份查验的成年人身份证号。根据居民身份证法,在网络平台传播他人身份证号属于非法行为,获取并使用这些身份证号的玩家卡盟永劫无间同样违法。

此外,作为防沉迷系统第二道防线的人脸识别也让不法分子嗅到了商机,在小红书上可以发现“ip脸”“最新技术免人脸”“人脸不是自己的秒上号”“人脸识别包售后”等帖子,评论区不少用户发出“求”的信息。

此外,还有用户发帖称自己在小红书遇到租号、卖号骗局。比如,有人在小红书看到以“出号”为名的帖子,私信联系支付后,对方却消失了。南都民调数据显示,超半数受访者认为未成年人会在租号过程中遭遇租赁账号骗局,被骗账号或钱财。未成年人分辨能力弱、心智发展不成熟,加上游戏租号当中的骗局难以识别,难免造成损失。

专家建议

多方合力治理

针对游戏租号乱象,南都大数据研究院民调结果显示,大部分受访者认为政府部门、游戏公司、租号平台、学校、家庭等,都是保护未成年人远离游戏租号的主体,那么具体应该如何防范呢?

上海锦天城律师事务所合伙人全开明认为,游戏公司应不断完善相关技术,严格落实未成年用户账号实名注册和登录要求,对违反相关法律法规及服务协议的注册用户,应用程序提供者应当依法依约采取警示、限制功能、关闭账号等处置措施,保存记录并向有关主管部门报告。针对租号平台,全开明建议,首先要制定平台相应规则,对于未实名认证即可购买账号的商户提供封号、屏蔽链接、下架商品、扣除保证金等处理方式。其次要鼓励用户积极举报该类商家。此外,他还认为,网络服务平台应该加强管理,对于投诉或者举报无需核实身份即可进行租号的商家链接予以屏蔽等处理。

北京师范大学新闻传播学院党委书记、未成年人网络素养研究中心主任方增泉则建议,社会各方形成合力,加强对未成年人健康游戏的引导。首先,政府部门应该进一步加强监管,补齐针对“租号”等产业的明显监管漏洞,加大对违规网络经营者的处罚力度。如限制该类租号平台的未成年人注册,细化数据使用、交易规定等,提供更为便捷的维权通道。其次,游戏公司应在用户使用协议中明确禁止租号、售号;加强实名制和人工智能等手段,杜绝非法使用个人信息行为。他认为,未成年人租号主要是由于法律意识淡薄,自身网络素养不足。对此,要疏堵结合,多倾听他们的声音,准确定位面向未成年人的游戏产品的分级、分类行业体系,建立不同年龄阶段的游戏内容体系,强化游戏的社会价值功能。

出品:南都大数据研究院 网络内容生态治理研究中心

监制:戎明昌 刘江涛

策划:王海军

统筹:邹莹

研究员:罗韵 唐静怡 王一雪 林芯芯 杨小旻 张雨亭

技术:占华平 实习生:付思童

本站如有侵权·请联系km836fk@163.com删除
挑逗你卡盟 » 绝地求生数据黑 不验身份,帮过人脸!未成年人轻易就能租到成人网游账号